90后无臂青年 咬笔创作 自食其力

2019年04月04日 宝安日报 记者 李秋妮

刘能分别用脚和嘴巴执笔创作书法。

刘能分别用脚和嘴巴执笔创作书法。

我爱龙华。

大美深圳。

行色匆匆的地铁口,熙熙攘攘的市场边,又或者绿树成荫的公园里,也许你曾经遇到过这个无臂年轻人正在摆摊写字。但因为他专注埋头创作,以至于根本没看清楚他清瘦的脸庞,当刘能现场用嘴和用脚进行书法创作时,记者分明觉得这个场景如此熟悉,也许过去的某一天,曾在某处停驻半晌看过他写字。

来自湖南郴州的90后青年刘能,如今住在大浪街道浪口社区。4年来,他走遍深圳各个街头,靠书法才艺自力更生。五岁时因意外触碰高压电,刘能不幸失去双臂。如今自强不息的刘能非但不会拖累家人,每个月还往老家寄上一至两千元的生活费,自从2014年父亲得了鼻咽癌去世后,刘能街头卖字的收入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

1995年正月的那一场事故后,刘能在风雨摇摆中读完了小学和初中,历经人间苦难,但也遇到许多真心相助的朋友。为了不给父母增加负担,初中毕业后他没有升学。当地百乐门介绍刘能去长沙特教中专学习,毕业后可以在残疾人艺术团唱歌,但他觉得这并不自己想要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刘能从电视上看到一个没有双臂的大叔,用嘴含着毛笔写的书法特别漂亮。大叔说:“书法让我在艰难的生活中生存了下来。通过自己不断努力,也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大叔的这一句话震撼了同样双去双臂的刘能,那一刻,书法在刘能的心里扎下了根:“他能够做到,我也能呢!”他的目标很纯粹:写字求生。

从那以后,刘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毛笔字练好。2013年春天,他买了字帖、笔、墨纸,从隶书开始练起。但当他用脚夹住毛笔写出第一笔时,感觉很艰难,因为毛笔不像圆珠笔那样好控制。笔不听使唤,脚不停地发抖,还时常抽筋。为了克服这些问题,刘能反复练习,脚趾磨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血泡。由于长时间坐在地上,弯着腰、低着头,当他想站起来的时候,整个脚都麻木了,站不直,“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得缓缓才能艰难地站起来……通过不断练习后,刘能终于可以用脚夹着毛笔简单书写了。但由于长时间坐在地上练字,让他瘦弱的身体吃不消,于是便尝试用嘴咬着毛笔来写,用这种方式写字,身体比之前要轻松一点,但是书写的难度却增大了很多。笔杆是圆的,必须要用牙齿使劲咬住才能正常书写。但是口水时常会顺着笔杆流下来、笔杆经常被咬坏、嘴唇被割破、舌头被刺伤,鲜血直流,口腔也经常发炎……但他还是咬牙坚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刘能不知道咬坏过多少笔,流过多少血。

刘能的背包里永远装着纸墨等习字工具,记得第一次摆摊,有位阿姨现场要了一幅“厚德载物”,问刘能要多少钱?听他说价格随便给后,阿姨当时给了50元。这一幕让刘能当时流下了感动的热泪,想到自己没有双手还能挣钱,他感慨万分。在这之前,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字会不会有人喜欢,犹豫不决,压力也很大。路人的这份爱心给了他继续写下去的信心,也许他们是出于一份同情心,但刘能觉得还是要严于律己,把书法写好,才对得起他们的这份爱心。

2016年冬天,大浪龙成书法协会会员敖远遇到在外摆摊卖字的刘能,了解他的身世后,邀请刘能加入书协,还请他到学校里给孩子们讲自己的书写经历。看到没有双手还能写出这么漂亮的书法,孩子们被震撼了,有位学生将用压岁钱买来的刘能的书法作品“持之以恒”挂在卧室里,鞭策自己。

在大浪龙成书法协会这个温暖的集体里,刘能参加了各种书法活动,受到了书法的熏陶。大家也针对刘能的身体情况,在书法练习方面给了一些建议。鉴于刘能用嘴咬笔,相对于圆形的《曹全碑》来说,有些人觉得刘能练方正的《乙瑛碑》会更适合,也有些人建议他不要局限于临隶书,练大篆和小篆等各种字体也有利于书法的进步。

记者手记:

“我想成为一名书法家”

“我想成为一名书法家。”刘能说得很坚定,音量也提高了许多。眼前这位长年在外摆摊写字的90后青年清瘦腼腆,但中气十足,侃侃而谈,从中可以分明感觉到,这个大男孩从自卑内敛逐渐强大自信起来。书法让他自信,让他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也是他维持生存的唯一道路。

刘能对隶书格外青睐,他喜欢隶书的大气、古意和深远。正常人感受书法的魅力在手,而刘能在牙齿和脚趾之间,体会古人的墨香之韵,而这就是上天为他打开另外一扇窗的光亮之处。笔墨纸砚,不但是为了生计,也为他清苦的生活添加了许多乐趣。每一次临古帖,刘能就如与古人展开一场酣畅淋漓的对话,没有健全的身体,但他并不寂寞,因为可以穿越久远的时空感受流传千古的经典。

属于刘能的远方就在那个小背包里,笔、纸、墨是他相伴相行的小伙伴。但是一遇到风雨天,这一天的生计便成了泡影。有时候收入一天会有一两百元,有时候几十元,除去每个月的房租开销,家里的生活费会随着天气变化而扩大或缩减。

有没有想过找个女朋友来照顾自己呢?刘能果断地摇头:“想过。但是我可以照顾自己,也可以照顾别人。”就像现在,身体不好的母亲和上初中的弟弟每个月都在老家翘首以盼着他的生活费,几年前,他已经在照顾家人了。

与许多怡情养性的书法爱好者不一样,刘能写字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活下去。一边摆摊一边临古帖,刘能说为了感谢那些帮助过他的人,也为了书法这条来之不易的道路,他要更努力,写得更好。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9-04-05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